1. ԭ

                                556 ҲҶ-֮սҶ̼-Ȥ

                                顺他目光往自己身上看看到腰间的黑葫芦,南竹自己也愣住了,又抬头看向了前方带路的一枝花,然后又与庾庆的目光碰撞在了一块?虽未有言语沟通,却都有了同样的共识,那就是问题出在了这黑葫芦上?想当初百花仙府外的那个藤妖为了得到这个,那叫一个不择手段,他们也见过那的原先录的威力?聂日伏喝下一壶后直接一步登仙了。这玩意的妙处可想而知?而这黑葫芦其实和地缘仙露是一个意思,其实就是的原先录暴露在空气中干了后形成的外壳,他们是过的倒点水进去涮一涮,泡出点绿云来道得之物喝一样有奇效?所以当初聂日伏才说这黑葫芦也是好东西。正因为知道是好东西才不会随意扔啊?乔装打扮也要带在身上?而异之花也是草木精怪,怕是已经察觉到了这黑葫芦的部分,连同一旁的牧傲铁也是心知肚明了却无人吭声都装作不知道?凤藏山也没看懂他们瞅来瞅去的反映,他加快了飞掠速度靠前去了找到了凤金吉,暗示凤金骑到了一旁?说话也没别的,就是把庾庆的提醒说了一下,咱们自己能对付那些是凌霄仙泉的所在?若真的是此间一修人人皆知,又何必与狼共舞?凤金旗反问,现在有的我们吗?这些族人怎么办?凤常山欲言又止,有些话终究是没能说出口,只能是自己提醒到位,该怎么做让父亲看着办,而现实也确实是如同凤金旗说的那般?父子两个只是停在了路旁说话,结果队伍走出没多远便停下来,被那几位高手逼停的都在盯着?等他们父子两人归队后,队伍才继续前行?途中,天羽说起了入口已经关闭的是一伙人,不免像一支花,询问起了出去的办法,结果和大家想的差不多,人家要是知道逃离的办法早就跑了,哪还会留在这一届日夜,机房是凌霄帝猎杀,翻山越岭跨西渡和三百里路?说近不近,对一群飞掠而行的修士来说也不远。看天色半下午时分便赶到了?好在路上一切顺利,也不知道是被凤族的克制手段吓到了还是怎么回事,总之路上没有再遇见过是凌霄?到了目的地,众人下意识止步在前,前方是一片与身后截然不同的山脉?没有郁郁葱葱的绿色,有的一些绿意也像是点缀?大体上光秃秃的主体颜色是阴沉的暗色,山是显得有些凌乱,甚至有歪东倒西的感觉,像獠牙,像乱指,阳光下都透着一股阴森逼人的压迫感,死气沉沉?一枝花也是一副畏惧向前的样子,向兰宣扭头盯向了他,就这先全怎会在这阴.的地方。不知道一枝花指向了山脉中的最高主峰?据说仙泉就在主峰下面的地下深处。这里的地价也试试凌霄盘踞的老巢。小妖不敢再忘了你们放过我吧。在没有确认他的话是真是价钱怎么可能放过他,肯定要继续将其掌握在手中?不过一伙人也没有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并不打算所有人都钱去冒险?对那些个高手来说,真要遇险动起手来,下面的人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是累赘。而这些人手还要留待跑腿干活的?其实为了以防万一,正常情况下都会让下面人先去探路?然而涉及仙泉这些个高手居然都要身先士卒了,凤金旗也这样做了,但他是真不想让族人轻易冒险,决心代表凤族独自前往?还指派了封藏山坐镇留守可凤藏山显然有些不愿意啊。爹,您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不合适,还是带上五郎一同前往吧?凤金旗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冷冷扫了他一眼?凤藏山只好识相闭嘴了?千流山这边呜呜做出了孤身前往的决定,把同系人马全部交给了赤澜阁主坐镇指挥,后者也想同网?却熬不过呜呜的决定?向兰宣也决议孤身前往,交代了身边的神秘斗篷人率队留守然变故就在此刻,呜呜突然甩出一边骑象那神秘斗篷人,后者刚闪身避开,又一道人影从他边上闪过,一把扯下了她那裹得严实的斗篷,手里抓着斗篷道旁的不是别人,正是天羽和呜呜只是一个眼色对碰?便在瞬间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联手?两人如今虽有些道不同不相为谋惯有的配合却依然默契萌在斗篷里的神秘人脸上还半遮着一块黑金,却已被揭穿了身份,连宇庆都认了出来?呜呜眯眼道,禅知一是禅知一,没错,也没了再遮掩的必要,他亲手摘下了脸上的蒙金,露出了真容,气定神闲地站在那儿?当初在海上打落的璧山宝剑已经回到了他的腰间?向兰宣笑吟吟道,几个意思想打一场,想打完了再去找先全屋挑了挑眉收起了手上的鞭子,没了什么反应?天羽冷哼了声,摔开了手上的斗篷,也没再计较什么?雀巢与庆抬了抬下巴,问道,你绑了赤兰的儿子,这位单庄主?之前也截杀过你我们都走了一旦他们要动你,可没人能保得住?你说着又看向了向兰宣要我说还是跟我们一起去看看比较稳当,纯属借口的话一出干炸扮演的庾庆,就想问候他祖宗之前费那么大心思洗清自己的嫌疑,如今又被这家伙糊上了,他就知道一枝花的作用一出现,天羽就不太会?但他死活了?果然如此,他不好拒绝,也不好答应?向兰宣也懂天羽对自己说话的暗示,他也是知道庾庆?这伙曾多次进出仙府的人,站在天羽的角度,将心比心,当然不能让这几个家伙脱离掌握,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用得上?烧琢磨后,他看向了禅知一,笑道,单庄主不会趁我们不在杀他们?对吧?禅知一不知道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感觉这话问的有深意,一时又未能体会出深意在哪,就他这么一犹豫的工夫,向兰宣顺势对持币要到那就带上被他这样一搞持碧瑶也感觉与清流这不安全,还是呆在自己身边稳妥点,当即对与亲到一起去见识见识吧?庾庆很无语,然而事实是?根本轮不到他来做主,他只有听话的份?那试试凌霄帝老巢帮手越多越安全,大家还是一起去吧?一枝花突兀提议了一声,一张脸在袖子后面又折又躲的忐忑呀次,不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是对还是错,然根本没人理会他的意见?天羽一把提上,他就先腾空而去了,其他人陆续闪身跟上持币窑烧费了些劲?施法卷了与亲师兄弟三人一同前往,却并未戴上象征像真立刻飞剑出鞘自己主动遇见追了去?搞的一群留守人员面面相觑,一伙探路人马很快便非淋到了犬牙交错的最高主峰下?只见瘦骨嶙峋的山体上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洞窟,且遍布着很短,若被地狱饿鬼挠过他们一落下?立刻有呼叫的是凌霄出来攻击,很快便发展成了群起而出的围攻?然面对一群高手的轰杀阶如同来送死一般,对那些扰人的呱呱怪叫声,他们也遵循了一枝花的指点?这种声音施法封住听觉,可直接堵塞耳朵都是没用的,因为是凌霄发出的怪音,能直接干扰,甚致虚守神报亦须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凌志才行怪掉干扰?他们照着一座发现果然有用但听到?叫声也只是噪音而已?不得不说,这小妖能躲过是凌霄帝猎杀,存活至今,确实是有点能耐的?面对围攻,余庆几人也在拔剑乱砍,看着纯属是凑热闹的,承受的大多攻击都被池碧瑶挡住了,算是在保护他们附近的,向兰宣偶尔也会出手?张艺谋疫情的目标按照一枝花的说法是地底深处试试凌霄老巢的地下尽头向着一个洞口后,凤金旗驾驭一支支辉煌夺目的金环在前开路,将拦路的是零消杀的仓皇而逃?一行闯进洞内后,遭受的攻击压力反而减弱了?袭击都在头尾,身在队伍中间的与亲几个闲了下来,偶尔也会手忙脚乱一下?洞内乱七八糟的岔路口太多了一不小心就得面对蓝妖的攻击?就这比迷宫都乱的地方,根本搞不清行进路线,只能是尽量一路下行,带着一只花也没用?这老妖婆也没来过这里,无法指路不说,一路畏缩在大家身边,接受保户激烈打斗,动静中拎着个袖子左遮右挡的天生胆小害怕容易受惊吓的模样?大家都在尽力保护她?唯独打斗变化过程中,偶尔靠近了庾庆,等人身边时会出现意外?南竹对她是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会直接用大脚丫子招呼,逐渐臭虫一般毫不留情的一脚将他给踹开,有时还会用箭去捅去砍?关键是庾庆和牧傲铁有时候也会踹他一脚,一枝花的那条小命真的是几次三番?差点被他们一脚送给了是凌霄?好在其他人是保护一枝花的,抢救之余也怒斥挤人的恶行,也不得不把一枝花和它们隔开?一些屡屡受到惊吓的一枝花也不敢再往她们身边靠了,哪怕遇到了在危险的情况ҳ½غС˵appĶ˳תҳغС˵appĶ½

                                ҳַwww.i87va.lol/txt/196765/60804320.html

                                һ
                                һ


                                Comments

                                Ǽҡ
                                ظ
                                ά˹ͨ

                                ֲҪ漣

                                ظ
                                Ŷ
                                Ȼŵ߽ҵ
                                ظ
                                ô
                                һԵ
                                ظ

                                Ƽ:

                                  һʮ -Сҽ-Ȥ 1992-ȫ-Ȥ 556 ҲҶ-֮սҶ̼-Ȥ